当前位置:看书小说 > 其他小说 > 诡三国 > 第3161章当浑然遇到浑水

第3161章当浑然遇到浑水
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    川蜀之中,成都车官城。

    吴懿沉着脸,回到了家,坐在厅堂之中,思索了很长时间。

    吴氏有麻烦了。

    就像是川蜀,多事之秋啊!

    刘璋不能守,刘备来了,然后斐潜来了,现在江东又来。

    吴懿长长的叹息了一声。

    虽然说前线情报传递回来,诸葛拦截了江东,亦有胜败,但是川蜀之中,多多少少还是受到了一些影响。

    吴懿没想着要怎么样,他对于刘璋,刘备,以及斐潜,亦或是后续的什么人的态度,其实都是一样的,只要能保证吴氏家族地位不失,那么谁来都可以,就像是他的妹子,嫁给谁不是嫁?若不是斐潜没这个意思,否则吴懿怎么也要多一个妹子出来才是。

    吴懿的这种态度,和大汉大多数的乡绅士族其实都是一致的。

    士族之中同样也是有阶级的。顶级的士族,四世三公,一门三丞相,三代七公侯什么的,这种就相对比较稀少,其余大多数都是在乡野之间和朝堂之中徘徊,其中又以靠近京都的为上,偏远郡县为下。

    吴懿就是中层偏下的士族,虽然吴氏在川蜀之中不算小族,可是在整个的大汉层面来看,他其实排不上多少的名号,即便是在川蜀积攒了家财万贯,也不会因此而被人推崇尊敬。

    因此,对于吴懿来说,最为重要的事情,就是保全自身的家族,尤其是大家都知道吴氏家里有钱的时候……

    丢车保帅,假痴不癫,甚至厚颜无耻,都是手段而已。

    只能说是世风日下、人心不古了……

    想到此处,吴懿忽然意识到了一些什么,顿时站起身来,背着手在厅堂之内转起圈来,犹如困兽,又像是热锅上的蚂蚁。

    之前吴懿还在想,为什么是吴氏遇到了这种事?

    为什么不是犍为张氏,阆中狐氏,亦或是郫县何氏,郪县王氏?

    吴懿心中隐隐有了一个猜想,而这個猜想需要人去证实。可是由他自己出面,并不妥当,必须要找一个人来帮忙。

    一个局外人……

    『来人!』吴懿招呼着,『去请彭永年来!礼仪周道些,不可怠慢!』

    下人领命,很快就去了。

    彭漾早些年风光,名士风流,现在则是有些落魄了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彭漾来了,见过了吴懿,两人落座。

    两人没有营养的寒暄了一阵,就很快的沉默了下来。

    『子远兄,若有能用得上小弟之处,便请直言就是。』彭漾轻声说道,『子远兄可是有什么为难之处?』

    吴懿沉吟了一下,说道:『某弟班押送粮草至鱼复……结果军中混进奸细,意图叛逃,事发跳崖而死……』

    『嘶……』彭漾吸了一口气,目光看着吴懿,似乎很是惊讶。

    吴懿叹气说道:『若我说此事毫不知情,永年可是信否?』

    彭漾起身,『啊……我想起家中还有些事情没办,打搅了……告辞,告辞……』

    『嗨!』吴懿招手,『不必如此……坐,永年请坐……』

    彭漾重新坐下来,『子远兄,有些事情,还是开诚布公更好些。』

    吴懿点头,然后又摇摇头,『这人……真不是吴家的!』

    彭漾很干脆的说道:『真不真没用,关键是信不信。』

    『哎呼……』吴懿长长的叹口气,『所以我正在发愁。』

    『使君那边没消息?』彭漾问道。

    吴懿用手揉了揉脸,『就是没消息才发愁啊!』

    彭漾歪着头,思索了片刻,『问题是怎么到了队中的……』

    倒不是说彭漾多么相信吴懿的人品,或是吴懿对于斐潜的忠诚,而是彭漾知道吴懿不会做这种风险高,收益小的事情。

    真要做,也是等江东确定打得下川蜀之后才会做的……

    更何况之前吴懿已经吃过一次亏了,怎么可能还大大咧咧的在诸葛亮的眼皮子底下玩什么花样?

    早些时候那些企图玩花活的,坟头草都三尺高了!

    彭漾看着吴懿,『子远兄该不会是想要让我去查吧?』

    吴懿苦笑了一下,说实在的他还真想要让彭漾去查一番,若是能够直接找到证据,不就是可以直接洗刷了罪名了?

    只是可惜,这种想法只能想想而已。

    打探军中事务,现在就像是个地雷一般,谁碰谁死。

    哦,当下川蜀和江东相互交战,然后在这个环节点上去打探军中之事?

    这是想要知道死字一共有多少种的写法不成?

    可是不查清楚又不行,这一把刀眼看着就要砍到自家脑袋上了,坐以待毙显然不是什么好选择。吴懿有一种感觉,他必须要做一些什么,一味的等待,不是什么好办法,所以他找来了彭漾。

    彭漾身无官职,所以自然是谈不上什么勾结朋党,同时,彭漾这个人,吴懿比较了解,知道他比较会说话,不至于将事情搞得更复杂更麻烦……

    『我知道永年交往广泛,消息灵通,』吴懿很是恳切的望着彭漾,『军中之事,自然不敢有劳永年……但是这民间市坊之中,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吧?吴家之中出了此事,必然是有人想要害我……我在想着,这事情多半会在市坊之中传言……若是可以查询一二,多少可以还吴氏清白……』

    吴懿又是叹了口气,『使君沉稳有度……可是我担心这诸葛从事,年岁较轻,万一立功心切,将此事盖棺定论,让吴氏上下蒙冤……故而……』

    彭漾还在迟疑,吴懿起身,朝着彭漾长揖,『恳请永年助我!吴氏上下,没齿不忘!』

    『哎呀!子远兄这是……』彭漾连忙起身,扶起吴懿,『好吧,既然子远兄托付与我……我就四下走走,查访一番就是……』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彭漾回到家中。

    他妻子才开门迎了他,刚想要说话,就见彭漾已经丢过来一个钱袋,沉甸甸的叮叮响,发出令人心醉的贵金属碰撞声。

    『钱收着,别一天到晚吵吵。』彭漾翘着鼻孔,『明日去米铺买袋米,给你爹娘送去。』

    彭漾妻子喜笑颜开,一扫之前忧愁之色,欢欢喜喜的丢下彭漾进屋,先将钱袋子收妥了,才想起要迎彭漾,连忙又转出来,取了掸子给彭漾身上扫灰,『谢天谢地,可算是有进账了……这钱哪来的?』

    『谢天谢地?』彭漾嗤笑道,『我给你拿钱来,结果你谢天地?』

    『哎呀,就是这么一说。』妻子被彭漾一呛,也不恼,笑嘻嘻的问道,『饿了么?要不要我去煮些吃食?』

    『先去烧点水来,在外走了一天了,这脚冻得慌……』彭漾摆摆手。

    『好嘞!』妻子很是安顺的往后院厨房走,『幸好有钱了,要不然连烧火的柴都买不起了……』

    彭漾进屋,抱起在席子上正在爬的儿子,嘻嘻哈哈的逗起来。

    孩子才刚会爬,爬得不好,但对于爬行也正是兴趣十足的时候,在彭漾怀里挣扎着要下来爬。等真会爬了,反而不想爬了。

    彭漾嘿嘿笑着,也撅着屁股跟着孩子一起爬。

    妻子转了回来见了,『别光顾逗儿子了,这几天没米没柴的,差点没饿死了他。快说说,哪来的钱?不是借来的罢?』

    『都还有劲爬,怎么就饿死了?』

    彭漾妻子不满的说道:『那是我找邻居借的米面!真要全等你拿钱回来……到底是哪来的钱?』

    彭漾坐起,说道:『有人求我办事,给的!』

    妻子听了,不喜反惊,『什么事情,给你这么多钱?』

    彭漾摆摆手,『不是什么大事……』

    『还不是大事?』妻子越发的不放心,『这么多钱!』

    『这还多?』彭漾嗤鼻,『想当年……』

    『别想当年了,想眼下罢!』妻子打断了他,『没人可以活在当年!到底怎么回事?』

    彭漾沉默了一小会。

    当年的彭漾,确实也有风光的时候。那时候青春年少,风华正茂,风流名士,在川蜀成都左近,人人都以邀请彭漾座上客为荣,吃不尽的佳肴,喝不完的美酒。

    只是可惜年轻的时候不懂得积蓄的重要,只是觉得钱财不过就是阿堵物而已,庸俗不堪,散去还复来,后来等到经济下……呸,等到骠骑入川,开始行科举,查能力,而不是以名声名望为主要衡量标准的时候,类似彭漾这样靠名声吃饭的人日子就一天天的差下来。

    起初的时候,还能变卖些许器物度日,寄希望于能不能熬过冬天,可是随着徐庶陆续整顿川蜀官场,原本公款吃喝,相互吹捧的日子便是一去不复返。彭漾这样的『名士』,也就越发的没了市场。公款吃喝被砍,谁家里闲钱一大堆去请这些公知……呃,名士天天白吃白喝?彭漾的日子也就越发的困顿起来。

    不得已,彭漾也要开始为了五斗米折腰,到街面市坊上给人写几个字,画个什么画,有一顿没一顿的……

    当然,彭漾内心当中也是不愿意为了五斗米就真折腰的,只不过是这年头,连个成都官廨里面的书佐,都需要考试通过才能担任!

    真是斯文扫地!

    想到此处,彭漾也是败了兴致,颇有些不耐的说道:『是吴郎君给的,他托我查访些事情……』

    彭漾妻子哦了一声,像是缓了一口气,转身出去了,过了片刻端了一盆水出来,放到了彭漾面前,将彭漾的脚放进了水里,『怎样?会烫么?』

    彭漾呼出一口气,摇摇头。他在市坊之中跑了几乎一整天,初春天的气温并不高,汉代靴子的保暖效果也不好,脚都快冻僵了。

    『都是拿钱办事,』彭漾的妻子一边帮着彭漾洗脚,一边说道,『还不如去参加科考……也是个稳当的活计,总好过这样饱一顿饿一顿的……你就考了一次不中,还有人考了好几次都还在考的……』

    『……』彭漾沉默着。

    『之前也经常跟你往来的那人……前些时日也去科考了,说是月饷都有这个数……』

    『别吵吵了!』

    彭漾妻子也沉默了下来。

    等洗完了脚,彭漾妻子端着水盆往外走的时候,彭漾才低声说了一句,『开春……开春……我再去试试……』

    『……欸!』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成都府衙之中,徐庶眯着眼,正在回想着诸葛亮送来的信件之中所提及的内容。

    早在战事开始之前,徐庶就和诸葛亮讨论了川蜀之中复杂的各种关系,尤其是士族乡绅和山蛮胡民之间盘根错节的关系。

    当然,如果仅仅是想要混日子,在川蜀之中其实很很好混的。

    喝点小酒,然后听听小曲,摸摸小手,晚上再搂个小娘皮,日子也就这么一天天过去了,巴适得很。

    可问题是徐庶不是来川蜀混日子的。

    一方面徐庶要保证川蜀经济,农产品和手工业产品不下滑,另外一方面又要处理这些错综复杂的关系,这就像是在走钢丝,稍微走错一点点,都会导致失去平衡。

    彻底推倒重来,确实只需要一句话,但是在这个过程当中损失谁来承担?

    杀人很容易,但是养人很难。

    想要杀人很容易,下达一个三十天内不许任何人出生的法令,就算是生下来的健全婴儿也一样可以暴毙,可是要养成一个人,没有十年以上的水磨工夫,精心维护,如何养得好?

    川蜀经济一旦被毁坏,先不说如何供给关中,连带着联系到了南中线,交趾线,雪区线等地域的贸易,又将怎么办?

    是一个杀字就能完全解决的?

    广汉王氏、德阳古氏、阆中周氏、梓潼杜氏、临江杨氏等等,不合作也不反抗,摆明了就是墙头草,而川蜀周边也有很多部落山寨,和这些乡野士族有各种勾连关系,也同样是如此的态度,既不反对斐潜,但是也不倾向于斐潜。

    川蜀就是小华夏。

    这些眼中只有自己家族,对于整个国家不闻不问的家族,算是大汉之人么?

    讲道理,大家都有各自的道理。

    徐庶才来川蜀几年?

    这些家族又是在川蜀几年了?

    谁听谁的道理?

    这些家族,看似安分,实际上徐庶心中清楚,如果江东势大,真的逼迫到了川蜀威胁到了他们家族的利益的时候,这些家族就会毫不犹豫的出卖徐庶,出卖斐潜,来换取在江东治下继续平稳安定和谐的生活。

    他们表面上对于徐庶恭敬,言谈举止更是礼仪规范,但是实际上打心眼里看不起徐庶,因为徐庶只是一个旁支寒门,是一个『暴发户』。

    可是他们又算是什么?

    刘焉来了,就朝着刘焉摇尾巴,然后见刘璋不懂事,便是假借刘璋的名义四处收刮,然后刘备来了,又对刘备点头哈腰,后来见斐潜更强,立刻拜倒在斐潜马前。

    这可都是高门大户啊!

    这可都是最讲究忠贞,忠诚,忠心的高贵人士啊!

    在之前,徐庶只能是慢慢来,不紧不慢的渗透和瓦解,稳妥是稳妥了,但是速度确实是比较慢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诸葛亮提供了一个新的思路……

    鱼复模式。

    『鱼复,复鱼……』徐庶轻声念叨着。

    在外力的作用下,这些士族大姓,就会像是遇到催化剂一样,从稳定的状态开始活动起来,与山寨蛮人之间的关联,也往往会产生一些变化,在这些变化之中,就有了可以下刀子的间隙。

    当这些关系不再是浑然一体,就可以切割分离了。

    不会有太多后遗症的切割分离……

    诸葛亮在鱼复,迁徙山寨胡民的时候,有意识的选择了一些区域,这些区域巧妙的卡在了鱼复周边士族的默认范围之内,却不具备严格意义上认定。

    当然,如果没有江东军前来,想要让这些山寨胡人下山,换一个地方,简直比登天都难。但是在白虎和巴蛇巴人一番大战之后,很多事情就变得好说得多了……

    或许那些山寨头目心中还很得意,觉得自己可以白白捞一个山下的寨子,等到江东兵一走,他们又可以回到山上的寨子里面去,这样一加一就有两个寨子了,简直是太划算了有木有?

    但是实际上距离产生美,一旦距离消失了,还会美么?

    这些乡野士族,当他们手下的农夫和山寨蛮人相互发生冲突的时候,会怎么做?偏袒农夫?那就借山蛮之名。偏袒山蛮?那就申民夫之冤。想要一碗水端平,那就要看有没有这样的本事了。真有本事,徐庶也不介意将其留下来……

    比如吴懿。

    『启禀使君……车官城吴从事,请了彭漾彭永年去市坊查访……』

    在厅堂窗外,有一个人影半伏在黑影之中,低声禀报道。

    『在市坊之中查访?』徐庶不由得一愣。

    黑影回答,『正是。彭永年今日走了城东坊,左井坊,洪山坊……』

    『洪山坊?』徐庶停顿了一下,『梓潼杜氏、临江杨氏最喜欢去的望江楼……是不是就在洪山坊?』

    『正是。』

    徐庶微微笑了笑,『看来这彭永年……还是个妙人……』

    黑影问道,『使君,接下来要怎么做?』

    徐庶轻声说道:『既然有人识趣,替我们将水搅浑……那么我们就等等看好了……』

    『那是要看哪只鱼跳出来么?』

    『正是,不过也可以顺道看看有没有人下水捞鱼……』

    (本章完)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添加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