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看书小说 > 历史军事 > 晋末长剑 > 第一百六十二章 撤军

第一百六十二章 撤军
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    南阳到襄阳之间的距离并不近,有足足三百里之遥。

    一来一回六百里,更是耗费时间。

    直到已经出征上路了,“战地记者”胡毋辅之依然在劝邵勋不要南下,赶紧回师。

    邵勋承认他说得有道理,但不予采纳。

    从宛城南下后,道路状况出乎意料地好:主要是够宽。

    看得出来,从曹魏时代开始,对于荆襄地区就非常重视。

    这同时也是条商业大道,汉末以来便是,不知道多少人因此而发家致富——石崇当荆州刺史时,大概是他一生中财富积累最快的阶段。

    二十日夜,大军抵达淯阳,邵勋入住乐氏祖宅,顺便拜会了一下岚姬之母刘氏。

    “桃奴是个苦命人,君侯一定要好好待她。”刘氏年纪大了,精力不济,本要入睡了,听到大名鼎鼎的陈侯来了,非要见上一面。

    她让邵勋坐在烛火旁边,仔仔细细看了许久,这才叹了口气,絮絮叨叨说个不停:“桃奴遇人不淑啊,成都王那会……”

    邵勋耐心地听着,面露微笑。

    他和岚姬夜话之时,偶尔也会提到成都王。每到这时候,岚姬便会浑身起一层鸡皮疙瘩,紧……张得要死,不知道多可爱。

    “襄阳那边,君侯就别去了。”刘氏突然说道。

    “为何?”邵勋有些惊异。

    “君侯之兵,多为北人,去了那边未必能适应。若一场疫病袭来,百战之兵可就没了。”刘氏说道:“某知道君侯常年习练武艺,身强体健,但疫病这东西说不清,说不清的……”

    邵勋一听,肃然起敬。

    刘老夫人果然是有见识的,而且还点出了他所忽略之事。

    南阳还好,算是开发成熟的地区了。但襄阳地区水网纵横,开发程度并不高,大军南下,或许无事,或许有事,谁说得准呢?

    “多谢老夫人提点。”邵勋拱了拱手,说道。

    刘氏叹了口气,眯着眼睛,仔细端详着邵勋,道:“君侯有大志,行事亦有分寸,将来若遂志向,好好待吾女便是了。”

    邵勋连忙说道:“老夫人勿忧。桃奴风采照人,又侍奉翁婆勤谨,我亦爱得紧。”

    刘氏点了点头,随后便告辞离去了。

    邵勋随后便伏在案前,随手处理几件重要的公务。

    这是一间颇为素雅的书斋,但墙上居然还挂着一张弓,或许体现了此时士人的生活状态:读书、练武都要兼顾。

    乐广可是成语“杯弓蛇影”的男主角啊。

    邵勋又看了眼那张弓,果然是骑兵用的角弓。

    南阳乐氏看样子是有一定骑射功夫底子的,怪不得之前乐凯直接说集结了两千余“步骑”呢。

    淮颍突骑的故乡之一啊,有点意思。

    唐剑在门外徘徊着。邵勋写完一封信后,便将他喊了进来,把这封信发出去。

    信是发给裴纯的。

    邵勋让他遣郡兵一千,再征发丁壮两千至成皋县,占据关城。

    成皋在大伾山上,本春秋郑之制邑。县西南十里有旋门坂,坂道上有关城,曰“旋门关”,为汉末洛阳八关之一——此关城堵住了坂道的南峡口。

    后废弃,转而在县东南二里处筑新关城,曰“虎牢关”——关城位于坂道中段。

    此虎牢关在后世被称为“虎牢故关”,因为隋大业元年又在汜水边建造了新的虎牢关,亦名“汜水关”。

    新关城移到了大伾山下,北滨黄河,南靠大山,同时也堵住了坂道的北峡口。

    之所以在此建新关城,大概是因为黄河淤积,在大伾山北麓形成了一片陆地,东西往来可以沿着河滨走了,无需再上山走坂道。

    此时这条河滨路尚未出现,洛阳、荥阳之间还是得走山道,所以虎牢关或成皋关是重中之重。

    控制虎牢关,就控制了洛阳东出的最便捷的道路。

    也不是不可以绕路,但比较麻烦,也比较冒险。

    历史上高欢就曾翻山越岭,绕道偷袭,可见虎牢关丢失后,对东魏造成了多么巨大的不便,逼得双方在此打主力会战。

    这是个要害之地。

    “等等。”邵勋拉住了唐剑,道:“让信使带一句话。”

    “君侯请说。”

    “在关城内囤积足够粮草,若敢不战而逃,我必杀汝。”

    唐剑先是一愣,随后点了点头:“诺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算是比较重的了。

    裴纯听不听,不得而知,但应该会有点效果。

    匈奴南下围洛阳已是必然之事,如果堵住虎牢关,再把洛南三关一锁,他们若想深入豫州,就只能先退到黄河北岸,再从汲郡渡河南下,绕了一個大圈,非常不便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大军被生生切成了东西两个集团,没法呼应,非常麻烦,也非常危险。

    说不得,就此放弃了也不一定。

    离开淯阳之后,一天便至穰县。

    然后倍道而行,二十三日抵达邓县,占领了空无一人的县城。

    此时有军报至,随国有归附王如的豪强反正,杀如委任之官吏。

    邵勋让人拿来地图,仔细看着。

    在国朝刚统一那会,荆州地域非常辽阔,共辖二十二郡国。

    现在则远不如之前。

    先是设江州,分走了武昌、安成、桂阳三郡——另从扬州割走七郡。

    又将新城、魏兴、上庸三郡转隶梁州。

    今上继位后,再从荆州拿走长沙、衡阳等五郡置湘州——另从江州割桂阳隶湘州,从广州割始安等九郡隶湘州。

    整个荆州面积大为缩水,至此只剩十一郡国。

    荆州内部也进行了一番调整。

    江夏分出了竟陵郡。

    随国就是给随王设立的,此国甚小,只辖随、平林二县。

    新野王司马歆在世时,析新野等县置新野国。

    司马歆兵败死后,无嗣,国除,诸县并入义阳。后面虽然给他过继了司马劭继承王爵,但郡王变成了县王——说到底,上一任新野王便是司马冏的人,属实站错了队,新王又与司马越没关系,不然的话,像司马腾那样给你生造个新蔡国出来又如何?

    这么一算,此时荆州尚有十三郡国,但面积已经大为缩水,与以前不可同日而语了。

    不过,邵勋已经上疏请重设新野郡,辖新野、棘阳、穰、朝阳、蔡阳五县,以庾方为太守,以酬其诛杀叛军之功,并作为抵挡王如的第一道防线。

    此时庾方便跟在他身边,还带了千余兵马。

    新野庾氏乃汉司徒庾孟之后,起点比颍川庾氏高,但发展反倒不如他们,或许是圈子的原因吧——荆州士人,在政治上显然无法与汝颍士人相提并论。

    “形势很明朗了。”邵勋站在邓县城头,遗憾地看了一眼南方。

    邓县早隶义阳,现为襄阳郡八县之一,向南不远可至樊城。

    王如不守邓,但在樊城聚集了不少兵马,坚守不出,其意明矣。

    同样一路跟随而来的乐凯与庾方对视一眼,心中意味难明。

    “其他郡国不谈,新野、南阳、顺阳三郡须得守望互助。”邵勋看着二人,说道:“三家合起来可集数万兵马,好好打的话,当不惧王如。我北还之后,不想听到一家被围,另外两家坐视的事情。羊祖延今日不在,但我会和他把话说明白的,分则势弱,合则力强,三家合起来,没人能轻易吃下你等。”

    乐凯、庾方又对视一眼,齐声道:“谨遵君侯之命。”

    他们听出来了,君侯话里话外,把这三郡国当成了他们的私人领地,并用了“你等”二字。

    有些时候,他们觉得乱世不好。

    有些时候,又觉得乱世真是野心家的乐园。

    朝廷权威大的时候,又怎么可能容许他们在地方上攫取兵权、政权?

    但当朝廷权威日益衰弱的时候,地方上的权力就要被士族门阀填补了。

    他们隐隐觉得,即便将来有人收拾了旧山河,门阀政治一时半会也消除不了,并将趁着这个乱世攀上新的高峰。

    陈侯这个洛南、豫州名义上的霸主似乎默认了他们在地方上的地位?

    远处传来一阵马蹄声。

    很快,几名军士拉着一名信使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君侯,此为王如信使。”唐剑带人上前搜身后,便将信使请了过来,禀报道。

    邵勋打量了信使一眼。

    典型的中年书生,战战兢兢,却又强打着精神,看着邵勋。

    邵勋懒得理会他,接过信件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看完后,问道:“你为何替王如送信?”

    “家小皆为其所执,不得已为之耳。”信使回道。

    “王如好歹是一方人物,却困守孤城,不敢出战,何也?”

    “将军连战连胜,勇不可当,声势之煊赫,远近皆闻。”信使回道:“如兵虽众,却人心杂乱、上下不一,故婴城自守,以待将军退兵。”

    邵勋笑了起来,道:“王如倒是磊落,不怕被我知道内情。”

    信使低头称是。

    “替我带一句话给王如吧。”邵勋说道。

    “将军请讲。”

    “待我击破匈奴,必将——”邵勋摩挲着腰间刀柄,道:“提忠义之旅,率悦顺之人,鸣鼓问罪,奋戈南行,襄阳孤城,可当得劲兵一击?”

    “朝廷遣还流民,愤而作乱,事出一时,情有可原。若王如识相,解甲来降,我必保他无事。”邵勋继续说道:“原话带回吧。”

    “遵命。”信使回道。

    信使离开后,邵勋在邓县等了两天。

    期间斥候来报,王如几乎放弃了全部外围据点,退守樊城、襄阳两地,没有一丝一毫出击的意思。

    邵勋叹了口气,知道这厮铁了心死守不出了。

    城中粮草虽然不多,但坚持一两个月应该问题不大。又有大批关西党徒追随,还坐拥坚城,不是轻易能攻取的。

    没时间和他耗了,只能先撤军。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添加书签